苏挽宸w

在下阿挽,幸与阁下相遇,请多指教呐!

【喻黄】亲完就跑,真刺激

·师傅喻×徒弟黄
·老梗不喜勿喷
·ooc注意避雷
·那么,开始吧!
/////////////////
  “欸师傅我看这个剑法应该是这样练!”雾气缭绕的山顶上黄发少年舞剑而起,身边的风被剑气带动,猎猎地向山下吹去。
  黄发少年的背后是面无表情的灵宗掌门、江湖第一术士——喻文州。
  少年正舞得起劲,突然玄衣掌门伸出手指一点,正中他的腰身:“姿势不对。”
  少年一颤,然后仰倒在地上,一颤一颤的。喻文州一懵,咋回事儿啊?
  黄少天抬起头大笑:“哈哈哈哈哈哈师傅很痒啊真的!”
  喻文州:……
  喻文州摔袖转身,“加练!”
  “师兄的剑最近练得怎么样了?”作为灵宗掌门二弟子的卢瀚文戳了戳黄少天,问道。
  黄少天笑了笑,挠挠头:“自我感觉还不错,但是师傅总说我还不够火候。”
  卢瀚文也笑笑:“一起加油吧!”
  躲在阴影处的喻文州:虎牙……可爱……Σ(|||▽||| )
  “咳,”喻文州正正面部表情,走出阴影,对黄少天说道:“少天跟我来一下。”
  黄少天对卢瀚文挥挥手,小跑跟上喻文州。
  卢瀚文:总觉得师尊……???(๑•́ ₃ •̀๑)
  “少天的剑法已经大成了吧?”喻文州握了握拳,声线依旧冷冽。
  黄少天点点头,喻文州又道:“少天……是时候该去历练了吧……”
  黄少天眼眸一颤,应道:“是。弟子这就去准备。”
  黄少天:???这么急着赶我走?难受……( •̥́ ˍ •̀ू )
  喻文州:???这么急着离开我?难受……( •̥́ ˍ •̀ू )
  “师傅……”
  “少天……”
  ……尴尬。
  “咳,你先说。”
  “咳,我是想……”黄少天算了算他和喻文州的距离,然后三步并作两步跨过去,一下封住喻文州的唇!
  二人的唇齿相依不过几秒,黄少天离开喻文州的唇转身就跑,还边跑边喊:“师尊我这就下山历练!”
  黄少天:亲完就跑,真刺激。
  喻文州:???!!!
  “少天,你逃不掉的……”
//////////////
未修改,修改后会再发一遍
写了半个多小时,emmm,为了满足x基友看喻黄的欲望
老梗,真的是老梗
还有,我那个坑已经写一点了,emmm具体啥时候更我也不知道。

【伞修】忘

ooc注意!
///////////////
  “沐秋,哥想你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【题记】
///////////////
  我叫苏沐秋,是一个和妹妹一起在孤儿院长大的孤儿。
  十五岁那年,我遇到了叶修,那个只会打荣耀的傻子。从此他就和我们生活在一起了,幸好他不会打沐橙的注意。
  我们一起加入了嘉世,夺下了三连冠。
  一叶之秋和秋木苏帅死了,哼哼,厉害吧!
  二十五岁那年,陶轩说阿修老了,让他退役了。我可去你大爷的陶轩!阿修比我还小好吗?
  我就站在嘉世门口,看着阿修凄冷远去的背影,我想去抱住他,告诉他,我还在啊!
  我不敢去。
  我跟着阿修到了兴欣,我看着他拿起千机伞,我看着他成立战队。
  我陪着他拿下三十七连胜。
  真好。
  这是我们两个名字笔画数呢!
  兴欣夺冠了。阿修拿着奖杯无悲无喜。
  我又心疼他了。
  MD,夺冠了你还不开心?我开心,反正有我一份功,千机伞可是我造的!
  ……
  阿修扫墓去了。
  其实我很好奇,到底是谁能让‘荣耀教科书’去为他扫十几年的墓。不过我没跟去过。
  今天我去了。
  我……哭了。
  那个墓……
  是我的。
  ‘阿修。’

  还记得那个白衣少年站在阳光下的耀眼笑容。

////////////////
赶作业的时候无聊写的,怀念伞哥啊。